长铗陆离

北邙山故事

(三)

        赵光义不得已,连夜给王小哥写了封信。当然,这是一件很难办的事儿,他总不能说是他哥托梦给他让他找东西向普相赔罪,他哥可以不要面子,但是他自己的帝王架子可不能不摆。并且更严重的则是如果他因为这样鬼神之谈而去询问王禹偁,免不了会被耿直王小哥一顿说教,什么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什么敬鬼神而远之。王禹偁文章写得好不假,只可惜文人的硬骨头他学了个全,完全不懂得皇帝也是人这样的道理。

        果然还是普相最好。赵光义这样想着。

        在经过反复修改后,赵光义写出来的信变成了由于自己思念普相,希望借物怀人,进而询问赵普平素的喜好。

        王小哥不愧是心直口快的爽快人,收到信后即刻呈上了自己为赵普写的,全名为“太师、中书令、魏国公、册赠尚书令、追封真定王赵普挽诗”的挽诗十首。王小哥原本想着普相心中最爱的无非先帝,房产银两,高官厚禄(尤其是先帝给的),现在先帝去了,纸钱也不该缺,那么只差官位了。可谁知这份礼物在别人心中,产生了不小的误解。

赵光义心想着普相原来是为了官位才来帮我的么?他果然不爱我(゚Д゚)(王小哥:就是要让你这么想,谁让你要拆我cp)。默默蹲在墙角把这卷书烧给了兄长。

         赵匡胤则在收到一卷竹简发现是诗后很受打击,他原本以为必定是金瓜子一类的奇珍,没想到最后寄来的居然是几页诗歌,还是诔文,名字还很神奇,则平这几年到底怎么了……

         不过,他最后还是拿着这卷书敲开了赵普家的房门。他没有被关在门外,也没有一桶墨汁或者一桶水之类的迎面浇过来。迎接他的是屋内暖和的温度以及食物的香味。应该是烤牛肉,就像当年一样。

         可是赵普人呢?当年他可是直接从床上蹦起来衣服都没穿好就跑过来的,难不成他知道我来了就从后门溜了?赵匡胤想了各种可能的情况,但是事实就是他想多了。

         他和当初的那个赵匡胤并无二样,对他来说时间不过过去数月,但是赵普早已在尘世间风风雨雨度过了三十个年头,即使当初如何气量小,深沉岸谷,都已经变成了一汪澄水。更何况当年的那些事,即使再波澜曲折,也被岁月过滤得只剩下些美好回忆。

         其实赵普没来亲自开门的唯一的原因就是他在做饭,守在炉子旁腾不出手。虽说地下的也许算是仙人的大人物们作为灵体不用进食,但是要吃饭总是可以的。赵普不愿厚葬,自然也没有石人之类的陪葬物,到了地下就无人服侍,于是只能洗手作羹汤。赵匡胤很幸运,他来得很巧,正好能蹭上一顿饭。

         赵匡胤顺着香味找到了厨房,于是他终于看到了赵普,如年轻时初见一般的年龄,用像当年批阅公文一样明亮的眼睛看着自己,佳人美食,岁月静好。

——————————————————————————————————————————————————————————————

 @北邙山下尘 笔下的赵普真是大众偶像。

然后我对普哥的好感度一路飞涨果断超过了赵大。并且原本一直觉得普哥是傲娇属性的,就这样硬生生被掰成了贤相模式

于是洗手作羹汤的普哥形象来自她的 封丘卷尖 


评论(29)
热度(10)

© 长铗陆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