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陆离

宋元笔记小说大观-清异录

总的来说,这本书起的一手好外号


地理

1、桂林一日之间具四时之气,迁谪者恶之,号为四时节

2、轻清秀丽,东南为甲。富兼华夷,余杭又为甲。百事繁庶,地上天宫也。

3、违命候苑中凿地广一顷,池心叠石象三神山,号小蓬莱

[这个工程,总觉得不小吧,至少说明他不穷?不过北方缺水干旱,对于南方人来说应该是不适应的,造这样一个池子说不定都可以泛舟了]


天气

1、刘东叔赋腊月雨云:“且雨且冻山径滑,是谁作此琉璃变”

2、道士王致一曰:「我平生不曾使一文油钱,在家则为扇子灯,出路则为千里烛。」意其日月也。

3、惊世先生,雷之声也。千里镜,电之形也。


人物

1、刘鋹奢丽自恣惜...

每次卡文的时候都会格外烦躁啊……而且会陷入某种自我厌恶的情绪当中

总觉得自己的知识储备完全不过关嘛(笑)

各类礼仪风俗服饰文典,总是记得个大概而难以想起细节,要写出来就更加没底气了,但是临时去翻找那简直是大海捞针啊,果然做好分门别类的读书笔记真的好重要。

果然无论如何还是要多读书,与其卡文卡的生不如死还是默默滚回去看书再造吧_(:зゝ∠)_

暂且列个书单

1、以前总是略过的宋史志部分

2、宋元笔记小说大观

3、涑水纪闻

4、东京梦华录


北邙山故事

chapter1

开宝九年

    那日黄昏,赵匡胤从不清不楚却又绵绵不绝的梦中转醒过来,恍惚见看向窗外的余晖,突然有种预感——这或许将是他最后一次见到这光华万丈的景象。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预感到自己行将就木,他早在一年多前就惊觉自己的身子已是大不如前,毕竟再好的根基也经不起昔日一次次冲锋陷阵、一次次酩酊大醉的挥霍。起初他仍不承认,先是暗中寻了太医,反复询问也只得了个好好修养必定无恙的回应——根本没有太医敢于直接告诉他他身体如何,还能活多久。他想找个人倾诉一下自己的恐惧,却发觉当初无话不谈的好兄弟好战友...

一切终于尘埃落定啦
昨天从苏州打完辩论赛回家,终于拿到了录取通知书,不会没学上了⊙▽⊙
高三一年现在想想还是玩得挺开心的,刷过美剧,看过小说,打过辩论,玩过游戏,虽然比高一高二认真了许多,但比起同学们总还是玩的多一点,也许我就是没有当好学生的天赋吧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最后的成绩也算理想,现在还记得最后领毕业证书的那一天,班主任看着我的成绩,笑着对我说了一句:这下满足了吧!
说起来还是蛮对不起她的,因为她带我整个高中三年对的历史课,我却有两年没有听过她的课,一模二模历史成绩也不理想,可她却一直包容我安慰我,就像妈妈一样。最后一次考试能如愿考出有史以来的最好成绩,我想她也是开心的,我没有辜负她的期待。
高考...

北邙山故事(八)

    配飨的文书在地府正式张贴之后,赵匡胤秉承着有好事大家一起开心的革命精神,和赵普合计一下,便想着邀请一些熟悉的人一起吃顿酒菜,庆祝自己和赵普正式合灶吃饭。

    自古配飨的君臣不少,本意也是为了告慰功臣的英灵,逢年过节多享些供奉,但到了地下什么都不缺,物质极大满足的情况下,也不会正真有大臣会闲到无聊,日日跑去皇上家蹭饭。

    赵匡胤和赵普的举动所传达出的意思自然不言而喻。没了封建礼教的束缚,又加之难得发生这样有意思的事,以赵光义为首的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乱世英杰...

北邙山故事(七)

(七)

地下的日子一天天过去,没有生老病死,没有家国大义,没有地位尊卑,就连吃饭喝水这类生活日常也随着灵体与肉体的分离变得可有可无,平静归平静,但一潭死水般的生活终究还是会无聊的。赵光义进入地府后带来的一点起伏乐趣也随着他肚内那些人世间的乐事被悉数讲出而归于平淡。

赵光义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家门口从门庭若市变为门可罗雀,愤懑地想着早知道自己就不应该一口气全说出来,就应该一天说一件来吊吊他们的胃口。

但是所幸,这样的日子并没持续几天。

咸平二年八月的一个清晨,仙官又一次敲响了赵匡胤陵寝的大门,这代表这人间又一次发生了需要通告宗庙的大事。

赵匡胤慢慢悠悠地打开了墓门,陵寝内晒不着太阳,在冬天...

北邙山故事(六)

(六)

仙官又一次敲响了赵匡胤家的大门,梆梆几声,还没吵醒赵匡胤,就吵醒了距赵匡胤家仅一墙之隔的赵普。

赵普睡眼朦胧得推开墓门,虽然显然也是睡眠不足,但是多年来早朝的习惯还是在的:“仙官您别敲了,他昨天和他那帮兄弟掷骰子喝酒吃肉到半夜,酒气冲天跌跌撞撞地回来的。不到中午别想让他起来。”

仙官恭恭敬敬地作揖,一点也不好奇为什么赵普会知道得那么清楚:“赵相公体谅陛下辛苦小仙理解,但是这次还请谅解则个,这事儿不通报不行,如今的陛下——赵炯就要来了。麻烦您……额……尽快拉他起来……”

“明白了,不过敲门是叫不醒他的,您还是从我这儿走吧,旁边那个门居然被设计成只有埋在那墓里的人可以开……”赵普一...

北邙山故事(五)

(五)

李太白诗云“烟花三月下扬州”,虽说在地府的这些人早已神形分离,不受寒暑所扰,但是他们还是会出于本能,想找个舒舒服服的地方天气暖和的地方度假。又正巧贴心的赵光义按照大哥(逼迫)要求的为赵普重建的“在太祖坟头边上的”、“富丽堂皇”、“不输于西京宅院”、“和太祖同样款式”的衣冠冢开始动工,赵匡胤赵普二人便趁着新家装修的这几日,顺着东风去到了扬州。


南方的繁花垂柳着实这两个一辈子游荡在北方的人,或者说鬼真真切切理解了什么叫“暖风熏得游人醉”。这北方雪还刚刚化士兵穿着半人重的盔甲还觉得冷的天气南方就连花儿都开了。满面的春风吹得全身暖和,就像喝了酒一样,也难怪那位李后主被掳了过...

考前摸个鱼,尝试画下普哥,不过画完草稿就发现又是一张大众脸,说是谁都可以嘛

北邙山故事(四)

(四)

        在赵匡胤当皇帝前,这样的相处模式是两人司空见惯的,赵普从滁州开始一路跟着赵匡胤,自然免不了会一起办公到半夜,仗着年轻倒是感觉不到累,只是饿。这时,饥肠辘辘的两人就会带上火石摸进厨房,拿上一把厨娘备着的挂面,有条件的话再打个蛋花,做上两碗热食来垫肚子。从滁州到宋州,再到开封,从刀削面到卤面,赵匡胤吃遍了北方大地的面食。

        而到做了皇帝以后,虽说一起吃夜宵的机会变少了,但是相应的,伙食的水准上升了不...

© 长铗陆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