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陆离

北邙山故事(五)

(五)

李太白诗云“烟花三月下扬州”,虽说在地府的这些人早已神形分离,不受寒暑所扰,但是他们还是会出于本能,想找个舒舒服服的地方天气暖和的地方度假。又正巧贴心的赵光义按照大哥(逼迫)要求的为赵普重建的“在太祖坟头边上的”、“富丽堂皇”、“不输于西京宅院”、“和太祖同样款式”的衣冠冢开始动工,赵匡胤赵普二人便趁着新家装修的这几日,顺着东风去到了扬州。

 

南方的繁花垂柳着实这两个一辈子游荡在北方的人,或者说鬼真真切切理解了什么叫“暖风熏得游人醉”。这北方雪还刚刚化士兵穿着半人重的盔甲还觉得冷的天气南方就连花儿都开了。满面的春风吹得全身暖和,就像喝了酒一样,也难怪那位李后主被掳了过来就整日讨酒喝,想来大概是为抵御北方的寒冷,借酒意带回一丝江南的温暖。赵匡胤突然觉得自家弟弟到李煜死都不肯把他埋回江南的行为蕴含着深深的恶意。

 

扬州的风景自古被人称赞,一枝一叶皆有风情,万事俱备,唯一缺的,就是会欣赏风景的人。这两位显然没有闲情去发现每一片叶子的与众不同之处,也许比起眼见之景,对他们来说更重要的是口腹之欲。

 

两人顾不得多留恋外城景致,匆匆看过就进了城,去找那些李煜口中被形容为扬州特色,不可不尝的各类小吃。一路上的行人穿着各异,前朝的各类衣物都可以看到,让两人有了一种被后世称为“穿越”的感觉。

 

一路向城市中央走去,在街道的转弯口,两人看到了这座城市的孔庙。孔庙中看似还有不少人在祭拜。

 

赵普不禁笑着感叹道:“自太宗下诏天下学皆各立周、孔庙,这天下还真是孔庙遍布了,圣人说敬鬼神而远之,他一定没想到人死了之后,还能有幸以这样的方式继续活着,不知道他如果也在这个世界,看到自己被一群鬼祭拜是什么样的感觉。”

 

赵匡胤的心头也浮现出了奇妙的感情:“看到这个我还想起当初我即位之后特地扩建过国子监,为孔子和颜子做赞,原稿交给翰林院然后他们给了我一篇没有一个字一样的修改稿。那篇东西背的我可费劲。”

 

“除此之外你还一而再再而三的让我去带头用功读书,你可知道背这些东西还要演给其他人看有多烦,然后等我真的不用装有学问了你又没看到……算了不说这个,你看前面就有卖点心的……”

 

两人都不愿再提前尘的那些糟心事儿,一齐走进了那家不大的铺子。

 

“掌柜的,不,应该是仙官,劳驾来些茶,一人来两份水果,然后还要几份点心,则平你觉得那个比较好吃?”赵匡胤转头看向目不转睛盯着点心牌的赵普。

 

的确,在地府中,为了保证充分满足诸位惹不起的大爷们的享乐需求,配备了大量从事餐饮,娱乐业的仙官,于是在地府中,仙官这个称呼所代表的地位也许和地上的“掌柜的”差不多。

 

“这牌上有配画儿的四个,具体叫什么我也不知道,但就麻烦仙官各来一份吧。”

 

也许是见惯了上辈子没能来,到了地下再来补游的客人,这位仙官上菜时很是热心的一一向他们介绍了这些点心,末了还加上一句:“若是在地上,有这儿的姑娘请你到她家去吃这些个水果啊点心啊,那你的福分可就到了,四样水果四份点心可是娘家给新郎吃的。你们今个可是误打误撞点着了,只可惜啊能到地下来的姑娘着实少,就算有了大多也是有夫之妇沾染不得的……”

 

赵匡胤一听可乐了:“听这么说的话则平啊,这顿饭一定是得你请了,下一顿到了夫家再由我来付账怎么样?”

 

赵普一挑眉,似笑非笑看着他:“得,不过我现在身无分文,要不把官家留在这儿给仙官刷盘子抵餐费怎么样?”




评论(26)
热度(7)

© 长铗陆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