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陆离

北邙山故事(六)

(六)

仙官又一次敲响了赵匡胤家的大门,梆梆几声,还没吵醒赵匡胤,就吵醒了距赵匡胤家仅一墙之隔的赵普。

赵普睡眼朦胧得推开墓门,虽然显然也是睡眠不足,但是多年来早朝的习惯还是在的:“仙官您别敲了,他昨天和他那帮兄弟掷骰子喝酒吃肉到半夜,酒气冲天跌跌撞撞地回来的。不到中午别想让他起来。”

仙官恭恭敬敬地作揖,一点也不好奇为什么赵普会知道得那么清楚:“赵相公体谅陛下辛苦小仙理解,但是这次还请谅解则个,这事儿不通报不行,如今的陛下——赵炯就要来了。麻烦您……额……尽快拉他起来……”

“明白了,不过敲门是叫不醒他的,您还是从我这儿走吧,旁边那个门居然被设计成只有埋在那墓里的人可以开……”赵普一...

北邙山故事

(三)

        赵光义不得已,连夜给王小哥写了封信。当然,这是一件很难办的事儿,他总不能说是他哥托梦给他让他找东西向普相赔罪,他哥可以不要面子,但是他自己的帝王架子可不能不摆。并且更严重的则是如果他因为这样鬼神之谈而去询问王禹偁,免不了会被耿直王小哥一顿说教,什么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什么敬鬼神而远之。王禹偁文章写得好不假,只可惜文人的硬骨头他学了个全,完全不懂得皇帝也是人这样的道理。

        果然还是普相...

北邙山故事

(二)

想想赵普也是应该下来的岁数了,呆在地底下,习惯了地下的时间,不自觉地就忽视了阳间的岁月流逝。如今仔细算算,赵普如今已七十有一,也算是喜丧了。

不对!如果他现在71岁,那自从自己贬他出京以后,那我们两人不是已经快30年没有见过面了吗?赵匡胤不禁在心中爆了句粗口,硬生生地止住了自己想要敲门的手。从后来下地的人口中,他知道赵普三次拜相,与光义之间的矛盾也随着赵光义登基被消磨殆尽。他很庆幸赵普终究还是如同自己熟悉的那只狐狸一样,把自家弟弟哄得服服帖帖,而不是一头撞死在那金匮之盟的箱子上。但是终究两人早已间隔了三十年的岁月,赵匡胤发现自己的眼前像是蒙上了一层浓雾,就拿最基础的来说,他甚至连赵...

鬼神(赵光义中心)

    “孙权病,巫启云:“有鬼著绢布,似是故将相。呵叱,初不顾,径进入宫。”其夜,权见鲁肃来,衣巾悉如其言。”...


© 长铗陆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