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陆离

北邙山故事(七)

(七)

地下的日子一天天过去,没有生老病死,没有家国大义,没有地位尊卑,就连吃饭喝水这类生活日常也随着灵体与肉体的分离变得可有可无,平静归平静,但一潭死水般的生活终究还是会无聊的。赵光义进入地府后带来的一点起伏乐趣也随着他肚内那些人世间的乐事被悉数讲出而归于平淡。

赵光义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家门口从门庭若市变为门可罗雀,愤懑地想着早知道自己就不应该一口气全说出来,就应该一天说一件来吊吊他们的胃口。

但是所幸,这样的日子并没持续几天。

咸平二年八月的一个清晨,仙官又一次敲响了赵匡胤陵寝的大门,这代表这人间又一次发生了需要通告宗庙的大事。

赵匡胤慢慢悠悠地打开了墓门,陵寝内晒不着太阳,在冬天显得有些阴森森,可是在夏天就变得凉爽舒适。陵寝之外此时正是烈日当头,夏蝉“知了知了”地叫个不停,老仙官穿的正正式式,曲领大袖,让人看着都觉得热,他恭恭敬敬递上了文书就作揖告辞打算去敲赵普家的房门。

“老人家您别忙乎了,他现在在我这儿串门喝茶呢。”

“那就麻烦陛下了”老仙官丝毫不觉得意外,再一作揖,就此告辞。

赵匡胤打开文书,一边看一边走回里屋,脸上的笑意越发明显。

赵普只着中衣懒洋洋地窝在圈椅上,捧着杯热茶,见赵匡胤乐呵呵走了进来,放下茶盏问道:“仙官这次是给官家带来了什么好事儿?”

“德昌这孩子,我还真没白疼他,这不,他把你许给我了。”

“什么许不许的,都七老八十妻妾成群了还没个正经,羞不羞。”

赵匡胤坐到了赵普身边,轻拍着赵普的手打趣儿说:“谁像那南唐国主一样左拥右抱两位皇后尽享齐人之福了,我现在只有你一个!再说你官家现在可是二十七八翩翩少年郎,那里不可以没皮没脸了……”

“别闹!”赵普突然想到了什么,拉着赵匡胤的手把他拽了起来,直接出了墓门。

“你这是要干嘛?”

“现在我们被供奉到一起去了,我要试试我现在开不开的了你这儿的门。”赵普说着,把自己的手放到了墓门旁半人高的石柱上。

“咔嚓”一声,厚实的墓门在他们面前徐徐展开,墓室中清凉的风扑了他们满怀。

----------------------------------------------------------------------------------------------------------------------------------------------------------

配飨之后他们在世上相识相知的那些人也差不多尘归尘土归土了,两个人终于成为了历史。看了看当初的预想,估计下一章要写完啦~

评论(23)
热度(11)

© 长铗陆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