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陆离

北邙山故事(六)

(六)

仙官又一次敲响了赵匡胤家的大门,梆梆几声,还没吵醒赵匡胤,就吵醒了距赵匡胤家仅一墙之隔的赵普。

赵普睡眼朦胧得推开墓门,虽然显然也是睡眠不足,但是多年来早朝的习惯还是在的:“仙官您别敲了,他昨天和他那帮兄弟掷骰子喝酒吃肉到半夜,酒气冲天跌跌撞撞地回来的。不到中午别想让他起来。”

仙官恭恭敬敬地作揖,一点也不好奇为什么赵普会知道得那么清楚:“赵相公体谅陛下辛苦小仙理解,但是这次还请谅解则个,这事儿不通报不行,如今的陛下——赵炯就要来了。麻烦您……额……尽快拉他起来……”

“明白了,不过敲门是叫不醒他的,您还是从我这儿走吧,旁边那个门居然被设计成只有埋在那墓里的人可以开……”赵普一边抱怨着一边引着仙官进入了自家的墓室,然后,在仙官淡定的注视下,推开了连接两个墓室的门。

赵匡胤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不过还好,赵普昨晚替他换了睡袍,盖上了被子。

赵普驾轻就熟地拉开了被子,然后直接把自己的手贴到了赵匡胤的后脖子上。

一声惨叫之后,赵匡胤醒了:“才刚刚秋天则平你的手还是冷的,过两天我让光义给你送点羊肉附子之类的补补……”

“吃的到市集上买就行,没必要每次都麻烦光义,而且重点是现在光义他马上就要下来了,你就要差遣不到他了。”

“这熊孩子居然没有长命百岁真麻烦……哦对了,仙官你来也是为了这事儿?”

被忽视许久的仙官也终于缓过神来,从袖管中拿出了一份名册:“陛下,您作为开国皇帝,每一位皇帝的更替,小仙按照地府调理都是要通知的。如今的圣上——我看看——应该是在地上时间三天之后,也就是这儿的一个时辰后进入地府,陛下,还有赵相公您是不是去看看?”

虽说赵光义早就已经通过各种托梦了解到了地下世界的种种,但是赵匡胤赵普不愧是关爱弟弟的好兄长,他们依旧决定做一次向导,帮着弟弟熟悉环境。

于是,当赵光义刚刚入府,还没从死亡的恐惧中挣脱出来,浑浑噩噩之际他就看到了多年未见的兄长,还有像兄长一样照顾了帮了自己半辈子的赵普,如同在梦里一样,维持着初见时三十多岁的模样(在秀恩爱)。

他有些不习惯,因为他发现了自己重新拥有了年轻、充满活力的躯体,并且嘴角不自觉就会向上翘起。完全不同于往日自己那张沉重的、要皱起满脸皱纹才能做出一些表情的脸。他似乎能够理解为什么梦中的大哥是身体连同心智一起重返年轻了。

“当皇帝的感觉怎么样啊?”赵匡胤拍着自己弟弟的背,看着他努力控制自己的表情的样子,忍住笑问道。

“……”赵光义没有想到感人的兄弟重逢的第一个问题居然是这个。

“放心没人笑你,当初我下来的时候可对着你哥倒了三天苦水。”赵普补充道。

赵光义依旧回答不出,不过不是因为问题本身,而是他还没有接受自己几分钟内就从七老八十的老年人重新变成弟弟,此外,他也不知道找回应该如何对兄长说话。

赵匡胤赵普两人看到他复杂的表情也没有继续问下去,而是带着他开始到处晃悠。

要到一个地方定居,必不可少的地方就是集市,柴米油盐酱醋茶到底还是一切生活的基础。集市不大,但是却五脏俱全,从调味料到各类蔬菜水果再到生活必须的锅碗瓢盆都有。

几人路过食盐铺时,赵普看着一袋袋堆得像小山一样的盐,不禁感叹道:“小时候父亲第一次带我来采购的时候,我记得我还好奇过有那么多食盐,一盆菜只要加一点点,那这些是不是几个月都吃不完,你知道我父亲是怎么回答的吗?他告诉我这些都不够全县一天去吃,更不用说全国,一顿都不够。那时候我第一次被震惊到了,被这个国家之大。但是盐又是那么重要,一天供不上,国家就会陷入混乱,十天供不上,国家就完了。元朗,你也许想象不出来你让我做宰相前我是有矛盾,我想着的一个行动马上就要能真真切切影响整个国家,长治久安的愿望可以亲手实现的时候是兴奋的,但是有想到一切做错的事再没有其他人来承担了又是真的惶恐。”

赵匡胤把手搭到了赵普的肩膀上,搂住了他:“但是你做好了,不是吗?我们的国家是成功的,二弟在你的帮助下把我们的制度延续的很好……”

然后,他的话被打断了,因为赵光义找到了正确的感觉,强势的加入了对话:“哥我终于知道你这是没安好心了,什么金匮之盟你为什么要把这担子交给我!什么为了大宋的未来德昭明明已经快奔三了!果然比起弟弟你更!喜!欢!儿!子!”

——————————————————————————————————————————————————————————————

食盐的梗来自刘慈欣大大的《超新星纪元》,向原著致敬

评论(16)
热度(6)

© 长铗陆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