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陆离

北邙山故事

(二)

想想赵普也是应该下来的岁数了,呆在地底下,习惯了地下的时间,不自觉地就忽视了阳间的岁月流逝。如今仔细算算,赵普如今已七十有一,也算是喜丧了。

不对!如果他现在71岁,那自从自己贬他出京以后,那我们两人不是已经快30年没有见过面了吗?赵匡胤不禁在心中爆了句粗口,硬生生地止住了自己想要敲门的手。从后来下地的人口中,他知道赵普三次拜相,与光义之间的矛盾也随着赵光义登基被消磨殆尽。他很庆幸赵普终究还是如同自己熟悉的那只狐狸一样,把自家弟弟哄得服服帖帖,而不是一头撞死在那金匮之盟的箱子上。但是终究两人早已间隔了三十年的岁月,赵匡胤发现自己的眼前像是蒙上了一层浓雾,就拿最基础的来说,他甚至连赵普会不会放他进门都不知道。

赵普不是武将,赵匡胤很难去由己及人揣测他的内心。虽说他承认自己干过很多对不起兄弟的事儿,但是哪怕是“杯酒释兵权”后,那些老伙计们还是看在往些年一起上战场,把头别在裤腰带上的交情上不过就是灌了他一肚子酒,直到最后被抬回寝殿去而已。哥们儿之间的事都是好处理的,最不济也就是打上一架,鼻青脸肿上几天。但是在赵普那儿,显然就不是那么容易蒙混过关的。且看这砖瓦结构,周身没一根木料的房子,就知道自己仍在被记恨着。

真是他的作风,赵匡胤还记得当年自己画了他一脸墨水,第二天他就硬生生带着这墨水上朝,逼得自己向他好言好语道歉。

         如今,一通道歉肯定是免不了,可以关于如何道歉,赵匡胤感到自己脑子有些不够用了,他试图回忆着从前与赵普相处的一幕幕,陈桥兵变赵普将他灌醉,二李谋反是他为自己出谋划策,那个雪夜他拖着自家弟弟去赵普家向嫂子讨肉吃……

         对啊,不是还有自家弟弟吗?赵普好歹给他当了二十年宰相,总不会一点主意都没有吧。

         于是,淳化三年的一个清晨,宋太宗赵光义从床上蹦了起来, 就像是从前被他哥威胁不起床就挨揍那样。

         昨天的梦简直太惊悚,他见到了兄长,还是从前那张脸——一点没变老——,来问他应该如何讨好自己媳妇赵普。

         这的确是个复杂的问题,因为赵普再度为相之后,几乎是无欲无求,钱不贪了,连儿子都不给讨要一个恩典,这他当官还有什么意思啊?

         显然,赵匡胤虽然去世多年,但是少时打出来的余威尚在,赵光义苦思冥想:“我记得普相生前挺喜欢一个叫王禹偁的孩子的,虽说大哥你可能不认识他,但是他们俩关系似乎不错,要不我替你去问问他?虽说这家伙嘴太欠了我不太想见他……”

         赵匡胤才懒得去理会那人到底是谁,大手一挥:“随你,反正问完了烧给我就成,阿弟我相信你的眼光。顺便,帮我替他搬个家,住的离我近些。”说罢,当即不带一片云彩得消失了。

         只留下赵光义一人愁眉苦脸,他到底为了什么要帮着自己阿兄追嫂子啊?

      --------------------------------------------------------------------  

      --------------------------------------------------------------------  

简直在报流水账……为什么就写不出起伏好心塞


评论(43)
热度(12)

© 长铗陆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