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陆离

鬼神(赵光义中心)

    “孙权病,巫启云:“有鬼著绢布,似是故将相。呵叱,初不顾,径进入宫。”其夜,权见鲁肃来,衣巾悉如其言。”

                                                                              --《太平御览·神鬼部》

        时近乙夜,政务暂告段落,赵光义翻开了内侍呈上的《太平总类》。即位之处,他令学者编纂此书,五年后书成,自此,他日览三卷。赵光义笃信佛教,熟谙佛典,于道教也多有涉猎,对神鬼之事自是重视,于是《总览》中《神鬼部》相较其他部分厚了不少。而今日他所读的,也正是这部分。

        “……处不顾,径进入宫……”赵光义缓缓念出这两句。正如当年赤壁之时的“肃追于宇下”鲁子敬无论生前生后,都是那么豪爽的人。赵光义想到了赵普。赵普自幼学习吏事,没正经读过书,所以他身上没有读书人的迂腐而多了几分武人的直率,性情一如当年的鲁肃,也难怪会惹得太祖皇帝在他脸上乱涂乱画弄得满脸翰墨淋漓,怒骂他不学无术。

        赵普大他14岁,想来也会先他一步。不知到了那时自己是否有幸与他梦里一会?赵光义想到这里,摇了摇头,把这些念头甩去。且不说这不过是前朝传说,就算确有其事,想来自己也没有那个福分。无论是赵普,还是自己,造的孽数都不清。纵使自己吃斋念佛,也不过是自我安慰罢了。他们这种人,即使魂而有灵,也不过是落入六道轮回,来生去做个畜生。还不如让它随着身体一起,化为粪壤。

        他把书翻到下一页。此时窗外月光正好,和着烛光一起,照到了他灰白的鬓发上。

        他闭上眼,脑中浮现出了乾德二年那个雪夜,月光皎洁,酒香扑鼻。

        终不复矣。

-----------------------------------------------------------------------------

-----------------------------------------------------------------------------

中元节写个鬼故事吧。孙权和鲁肃这真是上演了一场人鬼情未了啊,果然渣权的真爱是子敬。

另外赵光义什么真是最讨厌了,所以他就单恋普哥去吧。


评论(2)
热度(5)

© 长铗陆离 | Powered by LOFTER